欢迎您来到胜利足球_足球比分_足球直播_国际足球首页! 设为首页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手机版

从中超到德甲同场竞技,莫德斯特和维特塞尔的相遇来之不易

来中超赚足大钱后,还有望重返五大联赛打主力吗?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的例子告诉我们,一切皆有可能。昨天凌晨2点半科隆主场迎战多特,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权健之后再度同场竞技。赛前,莫德斯特把这场比赛称作“家庭内斗”,言外之意,中国经历早就让他把维特塞尔当作亲兄弟。

分别代表科隆和多特首发出场,莫德斯特和维特塞尔一定十分感慨。从两人在天津结缘开始,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的职业生涯乃至于人生,两年的时间都发生了太多太多变化。跳脱出天津天海球迷的视角看两个人这两年的起起伏伏,会发现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。

【结缘中超,携手助权健以升班马身份杀入亚冠】

中国球迷对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再度同场竞技会额外关注,这种情感多半开始于天津权健。2016年,卡纳瓦罗接任卢森伯格成为天津权健主帅,当时手脚大方的天津权健眼看冲超希望大势已去,但颇具人格魅力的卡纳瓦罗迅速让球队重回正轨,那个赛季最后一轮,权健神奇冲超成功。

你想要什么球员尽管提出来!这几乎就是权健老总束昱辉当时对卡帅的态度。冲超成功,卡纳瓦罗最初想在中超打4-1-4-1,单后腰和高中锋对于卡帅的体系最为重要。于是乎,束昱辉满世界挥舞着钞票找人,高中锋传得最多的是奥巴梅扬。权健球迷正幻想着种种世界级大牌,维特塞尔加盟的消息突然官宣,权健为他花了2000万欧的转会费。

2017赛季正式开打,卡纳瓦罗迅速意识到中超比自己想象的艰难,他立马把阵型从4-1-4-1调整为4-3-3。但无论是4-1-4-1还是4-3-3,维特塞尔都是绝对的中场核心,他进可攻退可守,卡纳瓦罗经常用他改变球队攻防比重。金童帕托2017赛季初屡丢单刀,卡纳瓦罗初心不改——我最想要的还是柱式中锋。

夏季转会窗口,高中锋来了,正是来自德甲,不是奥巴梅扬,而是2016-2017赛季的德甲铜靴莫德斯特。束昱辉对外吹了不少牛,终于把卡纳瓦罗最想要的角色买来了。莫德斯特坐在看台上看完权健一场比赛后说道:“球队有很多边路传中,这对于我们这些头球技术出色的球员是件好事情。”

尽管莫德斯特的首秀时间一推再推,但卡纳瓦罗赛季中后期越来越进入角色。老板束昱辉买来了卡帅要的人,又对卡帅充分放权,卡纳瓦罗给予老板的回报是:当赛季就以升班马的身份获得联赛第三,直接获得了新赛季亚冠资格。

卡纳瓦罗多个场合表扬了维特塞尔的发挥,但天津球迷对那个赛季的莫德斯特却颇有微词。原因很简单,重磅加盟球队后,他下半程只出场了8次。相当一部分球迷只看数据,莫德斯特重返德国后说,那是他职业生涯的滑铁卢,是他人生最艰难的时刻。法国人远离家人,很难适应天津的生活。

在莫德斯特最艰难的时候,维特塞尔给了莫德斯特温暖。尽管两人一人来自法国,一人来自比利时,但两人说同一种语言。在权健乃至于整个中国,维特塞尔是莫德斯特说话最多的人。“在中国的时候,维特塞尔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他是一个伟大的人,我们说同一种语言,他一直在我身边,这种友谊将永远持续下去。”

2017赛季结束,卡纳瓦罗在恒大管理层眼中从菜鸟主帅升级世界级主帅。权健上上下下都在享受整个赛季带来的成功,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也没有任何异样,一切都如昨日般风平浪静。

【索萨入主,维特塞尔、莫德斯特先后跑路】

2018,一切都变了。

天津权健后来之所以一边打亚冠,一边保级,一切的导火索都可以归结为卡纳瓦罗的离开。卡纳瓦罗强于管理和情商,2016赛季权健之所以能够神奇冲超,正是卡纳瓦罗短期内理清了球队关系;目前卡帅在恒大的成功,同样是基于强大的团队管理。索萨和权健2018年的失败,都是源于俱乐部管理混乱——尤其是对球队外援放得太松了。

2018赛季一开始,媒体、球迷对保罗索萨有赞扬,也有批评和不满。在保罗索萨还需要进一步证明自己之际,维特塞尔突然“放慢了中超的脚步”。世界杯临近,比利时国家队主帅甚至专门到天津考察过维特塞尔,为了在接近30岁的年龄踢世界杯,维特塞尔大大方方的在中超散步,生怕因为一次伤病错过俄罗斯之旅。

俄罗斯世界杯开幕,维特塞尔如愿入围比利时终极大名单。在欧洲名气更大的卡拉斯科在世界杯从主力变替补,反倒是不声不响的维特塞尔,他一直在比利时中后场干脏活累活,这样的角色普通球迷很难为之侧目,但职业教练都明白这个位置稳定性的重要。多特蒙德会看得上维特塞尔?这就是多数中超球迷不解的原因。

世界杯后,大连一方要求卡拉斯科8月1号归队,而保罗索萨给维特塞尔的日期是8月5号。正是长期如此放纵,让维特塞尔起了不归之心。

“世界杯赛之前,我们就做好了和他续约的准备。而且世界杯赛期间,我们也跟维特塞尔沟通过,询问他是否会转会,维特塞尔始终没有回应。在8月1日多特蒙德正式报价之前,维特塞尔也没有对8月5日归队有任何的异议”,当时束昱辉尚且掌控着权健,他说权健上下都被维特塞尔耍了,耍得措手不及。

天津媒体当时还在想象维特塞尔会延迟几天归队。尽管多特官方掏了2000万欧的解约金,合法合理。但转会窗关了说走就走,权健球迷情感上一万个想骂娘。

自己为什么想离开中国?近日维特塞尔做出回应:“我女儿患有非常严重的肠道疾病,在国际医院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治疗她。在当时我有两种选择,要么去正规的中国医院,要么去北京。但我们实际上没有时间,因为这可能非常危险,所以我们开车去中国医院,那是真正的中国医院。”女儿生命垂危,维特塞尔却硬等了两三个小时。

权健本来就无法消化维特塞尔的突然离队;最可怕的是,莫德斯特更无赖。

假如说2017后半赛季需要适应中超的话,那么2018赛季莫德斯特身材走样就是赤裸裸的不职业。上赛季大多数的比赛,莫德斯特就像个喜剧演员一样花样吐饼。这样的表现让教练和管理层都不满意,束昱辉后来透露,其实当时已经打算把他卖给恒大,但他狮子大开口,恒大罢手,他才暂时留在队中。

莫德斯特为什么与权健撕破脸皮?束昱辉透露:“莫德斯特当时跟我们说有一个形象代言费,但是事实上在合同里没有这个东西,而这个形象代言费是在谈判过程当中谈的,但是最终的结果是没有形成文字,也没有形成任何协议,然后他拿着谈判过程的录像,跟我们要这个形象代言费。他把它理解为一个合约条款,这种情况下感觉他的斗志和激情没有了。”

“对于莫德斯特追求收入的行为,我其实也能表示理解,但是他的行为是不职业的。”老板束昱辉多次放出风声,但莫德斯特无动于衷。迫不得已,权健向莫德斯特发出了最后通牒,如果他不按要求归队,俱乐部将会采用法律手段。

两个核心外援甩手就走,权健在亚冠和联赛都接连受挫。索萨有几场比赛甚至只能单外援出战,球迷们也有些心疼。心一软,不仅很难对索萨怪这怪那,甚至对葡萄牙人的遭遇还有几分同情。

【目的地都是德国,两人的处境天差地别】

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的感情,还真不是逢场作戏。两个人一回到德国,便立马相聚一堂,平日里两家人经常相约出游。“我的儿子布鲁克林称维特塞尔为叔叔,没错,他是我的兄弟,就像家人一样,这种友谊在足球界并不常见。”。

所以,当科隆俱乐部宣布与莫德斯特签约时,维特塞尔立马在社交媒体晒出与莫德斯特的合照并写道:“恭喜你转会,我们一起有过很好的回忆,而现在我们在德国又在一起了。”但是科隆俱乐部的转会公告一出,权健俱乐部第一时间发出了抗议。莫德斯特自称2018年8月结束了与权健的合同,科隆官宣时也强调莫德斯特是自由身加盟。

事实上,在强行离开权健后,也有包括加拉塔萨雷在内的多支球队对莫德斯特报过价,但权健都及时提醒报价球队合同纠纷的存在。其中,加拉塔萨雷官推还做出过回应:“我们在此向公众告知:很不幸,职业球员莫德斯特转会一事在当前是不合法的。”

在莫德斯特跟队训练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,科隆坚持签下莫德斯特。

两个人离开权健的目的地都是德国,但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在德国的处境却天差地别。维特塞尔趁着世界杯的热乎劲儿,实现了从天津权健到多特蒙德的无缝连接,他一加盟球队就是主力中场,并且上赛季多特一度离联赛冠军无限接近,尽管联赛层面最后被拜仁反超,但维特塞尔和多特夺得了2019-2020赛季的德国超级杯冠军。

德国大地等待着莫德斯特的,是没有尽头的等待比赛许可证。在权健及时向国际足联发出抗议后,国际足联表示莫德斯特的转会不合法,拒绝向他颁发转会许可。

从去年11月18日科隆官宣莫德斯特重返球队后,莫德斯特只能漫无尽头的跟队训练。“我的孩子们自然也十分高兴看到我回到科隆,但同时他们会感到不解,他们会问我为什么回到科隆和球队一起训练了那么长时间,却迟迟无法在电视上看到我代表球队出战。要知道,想两个只有三岁和七岁的孩子解释这个问题并不容易。”

职业生涯因为转会纠纷几乎停滞,去年12月,莫德斯特的人生再遭打击,他的父亲因为重病去世。“我的父亲永远是对我最重要的人,他的去世对我影响很大。我答应他会照顾好家人,我的母亲和妻儿。在最困难的时期我的家人一直陪伴在我身边。”

今年2月16日,莫德斯特获得国际足联出场许可后终于完成回归首秀,他替补出场仅仅3分钟就破门。进球后他喜极而泣,双手指天。“过去的六个月非常艰难,只有我和我的妻子能够理解。最终,还是取得了一个不错的结果,终于能够代表科隆出战正式比赛了。”

再次回到德国,科隆已经从德甲将至德乙。长时间没有比赛的莫德斯特只能从替补做起。幸运的是,科隆在今天5月7日提前两轮重返德甲,并且锁定了德乙冠军。球队重返德甲后,莫德斯特又成为了科隆的主力前锋。

天津结缘,莫德斯特和维特塞尔兜兜转转再次同场竞技。并且,是从中超跨越到了德甲。这个结局看起来十分圆满,但两个人经历的艰难困苦只有自己最清楚。莫德斯特跟维特塞尔相聚德甲后,一直将维特塞尔挂在嘴边。科隆主场迎战多特前,莫德斯特接受《图片报》采访时开起了玩笑:“如果赛季结束之后,我们的排名排在多特蒙德之前的话,那么我就留成维特塞尔那样的蓬蓬头。相反维特塞尔必须要剃成光头。”

两人如今都很享受德甲,但莫德斯特与维特塞尔不同,他与中超的纠葛尚未完全了结。尽管天津天海在莫德斯特的出场问题上松了口气,但双方的合同纠纷案并未彻底了结。不久的未来,双方都还将为了自己的利益对簿公堂。


时至今日,不得不谈的就是权健帝国的轰然坍塌。权健集团被依法取缔,为莫德斯特、维特塞尔合理化自己的出走行为提供了极大便利。在束昱辉被拘留之后,科隆高层魏勒表示:“我们现在首先要明确我们的谈话对象是谁。”天津权健改名天津天海,球队底气断崖式下降,魏勒说:“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有利的。我不能想象中国人还是想去国际体育仲裁法庭。”

如今,时间对于天津天海是个巨大的生存问题;有言论指出科隆决定跟天津天海一耗到底。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各自绕了无数个圈,才再次幸运的在德甲相遇!

上一篇:萨内已接受手术治疗,目前在奥地利进行恢复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: